向日葵之父,他是“谋杀”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他杀人了吗?我们还不知道。

我们所知道的是,他确实创造了中国制药企业的神话。

温家宝/中国商人陶陈露药剂师中国母亲不知道“小向日葵”。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小向日葵”创始人的名字,直到他被“怀疑谋杀”。

[1]向日葵之父关严斌是向日葵制药公司的前董事长。

4月9日,他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检察机关逮捕。

最强烈的反应来自股票市场。

4月10日,就在关严斌被捕后的第二天,向日葵制药的股价暴跌至极限,最终下跌5.27%,每天损失6亿元。

投资机构的信心也随着股价开始下降。

向日葵制药最大的销售机构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净销售额为9316.5万元。

排名第二和第三的两家最大的销售机构分别售出3741.74万元和3949.37万元。

自那以后,深交所已发出关注信,要求向日葵制药解释其经营是否会受到影响,以及“谋杀”后有关股东行使权利是否会受到限制。

向日葵制药回应道。

“此案仍在调查中,双方没有严重问题。

本案由个人纠纷引起,不涉及任何与家庭成员或公司业务无关的第三方。

公司管理有序有效,控制稳定。第一季度,经营业绩保持增长并持续改善。

但与此同时,向日葵制药也明确回答:“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关先生严斌。”。

“该公司称,个人纠纷、猜测,很可能是指关严斌和前妻之间的纠纷。

2017年7月12日,向日葵制药突然宣布,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关严斌和张晓岚已经办理离婚手续,解除了婚姻关系。

这时,关严斌已经63岁了。

离婚并没有给公众带来三个儿子的故事,色情照片的传播等等。

令我们惊讶的是,张晓岚选择让房子保持干净,并将他所有价值6300万元的股份转让给了关严斌。

离婚后,关严斌直接持有向日葵医药4367.17万股,占14.96%,成为向日葵医药唯一的实际控制人。

离婚宣布十天后,公司再次宣布关严斌36岁的女儿关彝成为公司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今年1月2日,也就是公安机关要求逮捕的27天前,关严斌宣布辞去除公司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以外的所有职务,他的女儿关一根被临时任命为公司董事长。

关严斌给出的理由是:给年轻人机会。

然而,在此之前,他曾坚定地说:“当梦想没有实现时,就没有休息的想法。

“那么,他是被迫交出命令的?还是他们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命运,并尽了最大努力拯救企业?《新京报》的逻辑是,关严斌因为和前妻的身体冲突,把前妻打成了蔬菜。后来关严斌被捕了。年初,他前妻的儿子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关严斌被保释候审,并再次被捕。

这个故事可以说是一落千丈。

两人刚刚离婚时,有人称赞完全离婚的张晓岚为“a股好前妻”——股价没有因为离婚而波动,甚至公司也进行了和平交接。

你知道,在麦肯齐和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最近的离婚案中,这位世界首富的前妻只拿走了亚马逊普通股的4%,价值约356亿美元,已经被称为“善良的前妻”

甚至贝佐斯也说他的前妻是“一个了不起的伴侣,盟友和母亲”。

可惜的是,当时看似清新脱俗的关严斌和张晓岚最终变成了骗人的童话。

[2]但关严斌创造财富的故事是一个真实的传说。

他掌管向日葵制药已经20年了,公司已经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小药厂发展成为一个年销售额40亿元的制药巨头。

从年报来看,冠严斌是向日葵制药的第二大股东,直接持有11.38%的股份,价值约38亿元。

关严斌严肃而不苟言笑。他缺乏中国东北常见的幽默感。在《乡村爱情》中你找不到关严斌的形象。

相反,他有独特的眼光,极其敏感的商业嗅觉,并且有勇气。

在中国的商业环境中,每个人都习惯于快速的增长和扩张,但关严斌选择了一条稳健、浮躁和多元化的增长道路。

1979年,当时政局仍不明朗,关严斌在家乡黑龙江省武昌承包了一家砖厂,将其改造成武昌的一家塑料厂。

1985年,关严斌破釜沉舟,从意大利进口超宽吹膜机集团,成为松花江地区第一个敢于吃“外国螃蟹”的人。

十五年后,这家塑料厂成为黑龙江省的龙头企业。

1998年,国有企业开始重组。

当时,国有企业重组的核心原则是:国家后退,人民进步。

关严斌心里痒痒的,他决定试试水。

他看中了当时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武昌制药厂。

当时,武昌制药厂已经停产9个月,负债近900亿元。

为了做成一个袋子,关严斌和40多个股东一起筹集了1500万元。

接管制药厂后,关严斌将公司的名称改为“向日葵医药”,意思是“有阳光,就有向日葵;哪里有向日葵,哪里就有健康”。

今天,我们回顾关严斌的发展史,仍然有许多经验可以学习和借鉴。

用他自己的话说,向日葵医学的成功在于“单一演绎”的精神。

“单扣”是中国东北的一种方言,意思是坚持一件事的精神。

关严斌的第一个“单按钮”药物是向日葵护肝片。

在他的统治下,这种产品的销售额在短短三年内从800万元上升到了1亿元。

向日葵护肝片是护肝片领域中罕见的中成药,其主要成分绿豆、板蓝根等都是中草药。

关严斌的具体玩法是提高向日葵护肝片的质量和功效,同时开展广泛的广告宣传活动。

他曾坦率地说,这种药应该“覆盖所有消费者”。

这可能类似于当今互联网公司倡导的爆炸性战略——粉碎产品使其家喻户晓。

不到十年后,向日葵护肝片占据了护肝片70%的市场份额,这几乎是垄断。

关严斌的第二款“单键”产品是向日葵韦康灵。

2008年,向日葵制药推出了首个自主研发的药物——向日葵胃康灵。

四年后,葵花伟康灵的销售额达到了3亿元。

葵花胃康灵的主要成分仍然是中草药。

当时,中国的胃药领域几乎被moddin等外国药物垄断,奎华威康灵因其推广中草药的口号而能够与巨人竞争。

奎华威康灵的广告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词:“治疗老胃病,止痛更有效。

“事实上,中国医学科学院提供的数据也显示,奎瓦胃康宁治疗胃部不适的总有效率为95%,超过了同类产品。

向日葵制药公司不遗余力地做广告,也不遗余力地提高产品效率。

例如,葵花胃康灵中最重要的中草药是芍药。芍药能解痉止痛,这是胃康灵治疗胃痛的关键。胃康灵的国家药典标准为每片不少于1.0毫克芍药苷。

葵花胃康灵内控标准为原研究标准,每片不少于1.9毫克,比国家药典标准高出近2倍。这也是奎华威康灵针对国内外同行的杀手。

关严斌说向日葵药是“三大支柱”,第三大支柱是中国母亲所熟悉的“儿童药”。

如今,已经成为向日葵制药第一梯队产品的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是向日葵制药从中国医学科学院购买的处方中第二次开发的。

到2018年,这种药物的年销售额将超过6亿英镑。

[3]2014年12月30日,向日葵制药在深圳中小板上市交易。关严斌和张晓岚都是向日葵制药的实际控制人。

尽管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但外界的疑虑从未停止。

最大的声音是向日葵制药重视营销,轻视产品研发。

2017年,在向日葵制药的销售费用、广告和业务推广费用中,营销差旅费和咨询服务费分别位列前三位,分别为4.84亿元、2.47亿元和2.67亿元。

而R&D的投资只有1.03亿元,占总收入的2.7%。

2017年,根据上市公司公告,医药行业的领军企业恒瑞制药(Hengrui Pharmaceutical)在研发上支出17.59亿元,而第二大企业复星制药(Fosun Pharmaceutical)在研发上支出15.29亿元。

两家公司的研发成本都是向日葵制药的十倍以上。

但是关严斌的策略很明确,“第二个研发也是研发”。

也就是说,低价收购有价值的制药厂,在现有产品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实现产品优化。

2007年,向日葵制药收购了位于黑龙江伊春的红叶制药,并将其重组为向日葵制药(伊春)有限公司

当时,关严斌重视制药厂是康福全民医疗保险消炎药栓的唯一制造商。

这次收购让向日葵制药进入了妇科医学领域。

2015年6月,向日葵制药收购隆中制药55%的股权,获得全国独家规格的小儿柴桂退热颗粒、金银花露、秋骊润肺膏品种。

这些产品将很快在全国销售。

2015年7月,向日葵制药收购了金坚制药90%的股份,并获得了胃痛定胶囊、磁武心口服液、沈婧益气颗粒等国家独家品种。

同年8月,该公司增加了持有唐山向日葵的资本,并增加了更多儿童用药。

2017年1月,公司以9450万元购买了贵州红旗制药70%的股权,并获得芪虎茶胶囊和两江未央胶囊两个品种。

去年夏天,向日葵制药宣布将收购天津天苏光华健康科技有限公司70%的股份,自有资本1758万元。

收购后,向日葵制药将持有天苏光华70%的股份,并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该公司具有提升人参产业的科研能力。其核心成果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已申报19项发明专利。

向日葵制药有限公司位于黑龙江省,是人参的核心生产区。一方面,它有产品来源,另一方面,它有加工和研究能力。收购的逻辑非常清楚。

关严斌曾经说过,在过去的十年里,公司收购了11家制药厂,总金额约为10亿元人民币。

的确,低价收购获得了高附加值。

[4]向日葵护肝片的成功也让关严斌想尽一切办法——不遗余力地做广告。

结果,向日葵出现在许多健康电视节目中。

有一个在线项目叫做“在线名医堂向日葵保肝讲堂”。视频中,“向日葵护肝”等引人注目的词语出现多次,“专家”认可处方向日葵护肝片。

向日葵制药还邀请倒下的吴秀波代言其第一个产品魏康灵,并邀请了清代的燕儿肺热咳喘口服液。

至少,你必须记住广告:小向日葵妈妈班已经开始了,中国人对它的熟悉程度不亚于“绵羊、绵羊和绵羊”和“大脑白金”。

关严斌曾经谈到公司的营销策略:网络建设、广告、处方磁带、场外促销、游击战。

它带有疯狂营销和野蛮增长的味道,但对公司的快速增长却极为有用。

葵花医药在经营的头十年一直专注于一线城市。十年后,它们开始下沉。

2008年,向日葵制药成立了全科医学部,负责开发初级医疗市场。

医药总局采取的占领市场的方法是像游击队一样战斗。

向日葵制药(向日葵Pharmaceutical)的销售网络主要是承包管理和个体经营,即每个销售人员负责自己周围可以达到乡镇一级的行政区域。

如今,向日葵药品可以在城镇上看到。

非处方药(OTC)是指无医生处方的非处方药的销售,这是医药上流行的消费品。

关严斌利用消费品营销模式推广向日葵药品非处方药。

在受到电视、新媒体和其他渠道的广告轰炸后,销售人员在向非处方药商店销售药物时,会事半功倍。

关严斌也非常重视品牌形象。

例如,在推广向日葵护肝片时,关严斌要求首先要确保护肝片生产、销售和零售的合理价格体系。其次,规划向日葵制药的企业虚拟仪器系统和产品推广吸引力,确定企业和产品的品牌形象,并在此基础上利用广告进行品牌推广。

事实上,早在1998年创业之初,关严斌就承受了巨大的成本压力,疯狂地做广告。

向日葵药物出现在电视上,要么是在天气预报间隔期间,要么是在电视剧播出前的黄金时段。

在地面上,向日葵药物的推广从未停止过。

销售人员在乡镇墙上嫁接向日葵药品。社区医院也有专业医生推荐向日葵产品。向日葵也被巧妙地植入各种学术推广会议……关严斌曾经特别自豪地说:“当全国营销界竞相增强品牌实力时,向日葵品牌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当胜出的终端被大力推广时,向日葵的场外交易终端已经在全国开花结果。当第三个终端变成企业的蓝色海洋,当招募和购买马匹时,向日葵的周围团队已经能够很好地战斗。

以护肝膜的销售为例,就是这种组合营销。自葵花牌护肝膜广告暂停以来的四年多时间里,销量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增加。可能有很多因素,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总是坚持组合营销。

[5]毫无疑问,“公司的实际控制者涉嫌杀人”是向日葵制药历史上最大的危机。

此外,向日葵医药仍然是典型的家族企业。

从公司股权结构来看,关氏家族以及魁华集团和金葵直接或间接控制魁华制药82.84%的股权,对公司事务拥有绝对控制权和发言权。

离婚前,关严斌一家有五口人,他和妻子张晓岚、两个女人关郁秀、关彝和一个儿子宋萌萌。

腾讯棱镜在向日葵制药首次公开募股时公布的股东身份背景名单中发现,关严斌和两张女性身份证的前六个代码区域都在黑龙江武昌市,而张晓岚和宋萌萌则在辽宁沈阳。

关严斌本人对此事一直非常保密。

今天,宋萌萌只持有公司的少量股份,占0.00048%,约合人民币500万元。

他的两个姐姐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他的二女儿关彝也被指定为他的继任者。

由此有人还大胆猜测,是前妻挥泪交出所有股份净身出户,唯一的希望是自己的亲向日葵之父,他是“谋杀”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儿子能在公司里占据一席之地……豪门恩怨深不可测,真相依然是个谜。有些人还大胆猜测,是他的前妻含泪放弃了所有股份,走出了家门。唯一的希望是他自己的儿子能在公司里有一席之地…富人和穷人之间的世仇深不可测,真相仍然是个谜。

今年3月,关彝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说:“创新是‘99%的继承+1%的改变’。

“她是对的,对于家族企业来说,最大的风险也可能来自两个方面:婚姻和继承。

当张小兰提议让房子保持干净时,向日葵制药的股东们可能松了口气。毕竟,向日葵制药公司不必像土豆网一样,因为创始人离婚而支付巨额分手费。

但当“谋杀”被揭露后,股东和股东的心再次高速跳动。

未来仍然未知。

然而,无论向日葵医药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关严斌的确为中医药企业创造了一个神话。他今天的成功和困难也值得我们反思。

-终端图片都来自互联网。欢迎关注[华商的军事战略],了解最有影响力的人并阅读军事战略的传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bbin » 向日葵之父,他是“谋杀”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