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伟资本] 36家中央企业进行债转股:17家达成5000亿元协议。

在债转股的路上,又一个“巨无霸”中央企业出现了。

来源|这篇文章发表在2018年5月6日第20期《中国经济周刊》上。中国铁路(601390。上海)宣布,它正在计划一个面向市场的债转股。标的资产是投资者在债转股过程中收购的本公司部分子公司的股权,这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该公司股票于5月7日停牌。

5月12日,中铁再次宣布,公司及相关方正在积极推进这一重大问题的研究和论证工作。

由于此事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股票将从2018年5月14日起继续停牌。

公告承诺在停牌后10个交易日内确定该事项是否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业内普遍认为,在当前结构性去杠杆化要求下,推进中央企业市场化债转股改革,可以有效降低中央企业的杠杆率,减轻债务支出负担,让“巨无霸”轻装上阵。

债转股企业的二级市场冷吗?中铁是一个集基础设施建设、工程设备及零部件制造、房地产开发、铁路和公路投资运营于一体的超大型企业集团,在2017年财富500强中排名第55位。

中铁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6933.7亿元,同比增长7.8%。净利润160.7亿元,同比增长28.4%。

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84.3亿元,同比增长10.12%。净利润31.97亿元,同比增长21.92%。

2017年,中国铁路资产负债率为79.89%,比2016年下降0.34个百分点,为7年来最低水平。

然而,一些舆论认为,尽管中铁表现良好,但债转股能否被市场认可尚不清楚。

早在中铁之前,中国航运和中铝等一些中央企业就通过面向市场的债转股、引入其他投资者以及降低公司的年度利息和财务支出,改善了资本结构。

2018年1月25日,中国海运(600150。SH)宣布,计划引进华融瑞通、新华保险等8家投资者,通过“收购债权转股权”和“增加现金偿债资本”等方式,增加旗下子公司外高桥造船和中海诚信的资本,共计54亿元。

其中,华融瑞通共出资15亿元债权,其余7名投资者共出资39亿元现金。

公司宣布本次增资发行价格为21.98元/股,发行额为2.46亿股,占当前总股本的17.8%。

据估计,未来利息支出每年可减少约1.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从那以后,中国船舶就没有被二级市场认可。

3月21日复牌后,股价从停牌前的24.67元/股跌至17.98元/股。

此后,由于“戴着星星和帽子”,该股继续下跌,5月14日收于13.42元/股,较债转股计划中21.98元/股的发行价下跌近40%。

巧合的是,今年2月,中铝(601600。SH)宣布,已引入8名投资者,通过“债转股”和“现金增资还债”为其4家全资子公司增加126亿元人民币。

自那以后,中铝在恢复交易时也遭受了三次下跌。

5月14日,中国铝业收报4.54元/股,较债转股方[宏伟资本] 36家中央企业进行债转股:17家达成5000亿元协议。案中6元/股的发行价格下跌近25%。5月14日,中铝以每股4.54元收盘,较债转股计划中每股6元的发行价下跌近25%。

中铁会回到上述两条道路上来吗?一些市场参与者表示乐观:“就盈利能力和财务状况而言,中国铁路远好于中铝和中国海运。

债转股后,一度被高资产负债率拖累的中铁将逐渐实现轻装上阵。

“这位市场人士认为,二级市场的兴衰肯定反映了投资者的热情,但必须正视的是,债转股带来的最直接好处是,上市公司由于总负债率的降低而降低了利息成本支出。

以中铝为例。此次市场化债转股后,中铝的生息负债减少了126亿元。预计每年可节省7亿元利息支出,使公司总利润增加约7亿元。

中铝2017年净利润仅为13.78亿元,这说明债转股的重要性。

三十六家中央企业正在开展债转股工作。虽然二级市场得到了普遍回应,但许多中央企业仍在积极探索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

自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和《关于上市银行债转股的指导意见》以来,市场化债转股趋势迅速起飞,资产负债率普遍较高的中央企业在这方面非常活跃。

据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总会计师申英介绍,截至2017年底,36家有兴趣和资质的中央企业正在开展债转股工作,17家中央企业与相关机构签订了债转股协议,协议金额达5000亿元。

从更大的角度来看,据《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2017)》统计,国有企业承包的债转股规模占全部承包项目的98%,中央企业承包的债转股规模占10%。

此外,债转股项目由产能过剩的行业主导。煤炭行业规模和数量最大,其次是交通运输、建筑材料、有色金属等行业。

中国华融专门负责中铝面向市场的债转股项目,也是国内首家成立专门债转股机构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据中国华融副总裁王立华介绍,截至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华融已在11个债转股项目中处于领先地位,涉及化工、能源、有色金属、高端制造业、钢铁、航空空等行业。

“选择项目的基本原则是服务企业和社会应降低杠杆,企业应符合国家战略。

“在王立华看来,在当前市场上有四种方式将债务转换为股权:“第一,合并基金模式,这是银行使用的主要模式;二是购买债转股的方式,即购买银行贷款或购买流动资金,购买债权转换股份;第三,发行股票偿还债务的方式是在偿还贷款前购买股票。第四种模式是用股票偿还债务。

“作为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华融还把重点放在债转股项目的实际操作上。

王立华表示,其中之一是关注周期性行业的龙头企业。二是组建专门团队对上市公司进行清理,增加和偿还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国家战略、有发展前景的公司贷款,帮助企业降低杠杆。三是寻找一些需要破产重组的企业进行债转股业务。

“华融”的实践是中央企业“减负减负”努力的缩影。

数据显示,中央企业的负债率正在不断下降。

国务院SASAC透露,今年一季度,中央企业严格控制生息负债规模,多渠道补充股本,不断优化资产负债结构。3月底,中央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5.9%。

这比年初低了0.4个百分点。

“中央企业规模相对较大,第一季度下降0.4个百分点,应该说不容易。

SASAC秘书长彭华钢表示,今年将进一步努力去杠杆化。

“要通过资本市场和债转股扩大股权融资,引进多种资本,实行混合制度改革和股权分置改革。

“今年以来,加快市场化债转股的政策一直是有利的。

1月19日,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上市银行实施债转股具体政策问题的通知》;2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部署市场化债转股措施,降低企业杠杆率,拓宽社会资金转化为股权投资的渠道。国资委对中央企业降低杠杆、减少债务和控制风险的指导方针预计也将在今年上半年发布。

如何破解“更多合同,更难着陆”?据相关机构统计,到目前为止,本轮市场化债转股的签约规模已经超过1万亿元,但成功落地的规模仅占总签约规模的10%左右。

关于市场化债转股“签约多,难落地”的问题,民生证券发布研究报告称,“一方面,债转股实施的具体政策尚不明确;另一方面,在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之后,上游周期性产业改善了其运作,债务压力降低了,因此债转股的动机也降低了。

短期内,大量债转股仍不太可能迅速落地。

资产管理机构成员吴鹏(Wu Peng)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由于信息不对称,对债转股的风险和收益没有合理的预期,这导致参与机构间强烈的观望情绪,使得债转股资金难以筹集。

他建议从政策环境、筹资方式和信息披露等方面采取配套措施,充分发挥债转股的积极作用。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债转股仍有一个完美的空机制。

法国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正伟表示,商业银行已经通过建立股票对公司制度实施债转股。虽然行政审批的障碍已经得到解决,但由于银行“统一监管”的原则,股权投资对商业银行过度占用资本的问题一直存在,这也成为目前债转股实际落地不尽如人意的原因之一。

鲁正伟的“解决方案”是引入累积优先股。

“将‘僵尸企业’转化为股份,不仅能有效防止企业逃避债务,避免银行的道德风险,还能解决企业暂时难以支付利息的压力。

它确实达到了“救急不救死”的效果。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股东的最终目标不是长期持股,而是在持股过程中选择退出,如何退出已经成为债转股过程中的一个关键问题。

吴鹏告诉记者,目前有三种常见的退出方式:通过原债务公司回购;通过二级市场转移;通过并购、全国中小企业股票转让系统上市、区域股权市场交易等渠道实现转让退出。

“通过原债务公司回购;通过二级市场转移;通过并购、全国中小企业股票转让系统上市、区域股权市场交易等渠道实现转让退出。

“不管怎样,要实现这一点,需要发达的资本市场。从目前国内市场机制来看,债转股后如何顺利退股仍将面临考验。

“市场参与者提醒,债转股只是暂时缓解了企业的还款压力,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经营状况。

对于广大a股投资者来说,在选择债转股的概念股票时,应该选择一些有发展前景的企业,避免在短期内追逐高位,避免深度对冲,远离一些产能过剩行业的上市公司。

声明:本文不代表宏伟资本的观点。如果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它将被删除!宏伟资本北京宏伟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伟资本”)成立于2015年12月。它是链王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

总部设在北京,是一家专业的基金管理公司,擅长资产管理、财富管理、不良资产处置和产业投资。

宏伟资本已通过中国私募股权基金资产管理协会经理备案,注册号:P106356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bbin » [宏伟资本] 36家中央企业进行债转股:17家达成5000亿元协议。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