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5.4万贝米用户,真的是罗振宇推的深渊吗?

罗基斯是一名广告出版商。他很难对广告中的产品承担赔偿责任。受害者需要承担很大的举证责任。

同时,法院对于这种非消费投资行为,更有可能认为投资者自己应该承担投资风险,而不是将风险转移给广告发布者。如果投资行为因犯罪行为而损失,一些法院也会认为损失的原因是犯罪行为,如果广告发布者承担了相应的审计责任,就不必承担赔偿责任。

首先,Bemi的客户需要证明他们的广告是虚假或非法的。其次,有必要证明罗吉认为知道或应该知道虚假或非法广告。第三,还需要证明贝米的用户购买行为与罗吉的推荐等有因果关系。

作者:曾杰,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非法集资犯罪辩护研究中心秘书长资料来源:金融犯罪案件有效地为bemee钱包的投资受害者辩护,影响广泛,损失巨大,未付本金约40.9亿元。作者深感悲痛,但从法律角度来看,消费者成功地向相关广告出版商索赔并不少见。然而,如果bemee用户想向bemee的广告合作伙伴索赔,无论是从目前的法律规定还是从相关判例来看,这仍然相对困难。

最近,一篇媒体文章《罗振宇人将54,000人推入深渊的165天》在主要共同基金投资者中广泛流传。文章中提到,贝米钱包的许多借款人是在罗振宇和吴晓波等项目的推荐下购买的。

而贝米钱包在2018年爆雷,相关负责人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被逮捕,据媒体报道,有5.4万人的资金无法兑付,由此引出两个问题,他们是否涉嫌虚假宣传,需要为此对投资人的退赔负责呢?为贝米钱包打广告、站台做推广的这些企业和个人,是否构成共犯?罗振宇们等广告发布者,是否要对爆雷负责?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广告法》的的相关规定,广[热点]5.4万贝米用户,真的是罗振宇推的深渊吗?告主对产品的质量负责。Bemi的钱包在2018年爆炸,负责人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被捕。据媒体报道,54,000人无力支付他们的钱,这引起了两个问题。他们是否涉嫌虚假宣传,是否对投资者的赔偿负责?这些为贝米的钱包做广告并宣传该平台的企业和个人是帮凶吗?罗振宇和其他广告出版商对爆炸负责吗?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广告法》的相关规定,广告主对产品质量负责。

而罗振宇的在线平台,如罗纪信等节目,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广告出版商,而贝米·钱宝则属于广告商。

根据《广告法》,广告主即贝米钱包(Bemi Wallet),对发布虚假广告、欺骗和误导消费者、损害消费者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合法权益,依法承担责任。

但是,如果广告发布者仍然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或推荐或证明广告是虚假的,他或她应与广告客户承担连带责任。

也就是说,如果罗纪信等网络平台要为贝米的钱包承担民事责任,首先,贝米的客户需要证明他们发布的广告是虚假或非法的。其次,有必要证明罗吉认为知道或应该知道虚假或非法广告。第三,不仅如此,还要证明贝米用户的购买行为与罗吉的推荐等有因果关系。

Bemi发布的广告是虚假的还是非法的?如果贝米案以集资诈骗罪为特征,则相关广告信息可能属于一种欺诈信息。例如,有一次一个消费者被一个商人欺骗了,他在湖北日报上看到一则广告后发布了一则广告。受害人通过报纸上的广告信息获得了诈骗嫌疑人发布的相关招商信息。受害者被骗后,向警方报案,警方立案调查合同欺诈。

受害者随后起诉了刊登广告的报纸。

法院认为,由于涉案广告发布者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虚假身份证发布广告,结合原告对其后来经历的陈述以及公安机关对涉嫌合同欺诈提起的诉讼,可以看出,广告发布者的本意并不是真正“寻求制造商的合作”,而是涉嫌合同欺诈。

因此,广告内容被认为是虚假的。

当然,在这种欺诈案件中,识别虚假宣传相对容易,因为虚假宣传是欺诈犯罪的犯罪组成部分之一。

Bemi案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而不是集资诈骗。直接识别其欺诈和虚假宣传并不容易。

例如,在罗纪信2015年的一个项目中,罗振宇推荐了一款名为“贝米钱包”(Bemi Wallet)的财务管理软件,称自己投入了大量资金,这是一个典型的产品推荐。

罗基斯的官方微博也发布了一条消息:“你好,你是一个刚刚毕业,收入足以养活自己的年轻人吗?在成为未来的富人之前,你有没有问过自己——我会赚多少钱?如果不是,没关系,擅长这个的朋友都在这里。

易于财务管理,及时录入。

不用说,我先去赚钱了。

“这些商业广告的内容,从目前的公共信息来看,属于典型的品牌推荐,具有贝米钱包的“理财”和“帮助赚钱”的突出功能。Bemi平台或品牌上的此类广告通常很难定义为虚假广告。典型的虚假广告,如《南方日报》的广告,一旦消费者购买了某种收藏硬币。法院认定,《南方日报》刊登的“四大功勋银币”的广告被宣布为银币,而不是银币。不是上海造币厂有限公司或上海造币厂,但声称是上海造币厂。不是中国人民银行发出或委托检查,而是声称中国人民银行发出或委托检查。因此,该广告是虚假广告。如果与商品或相关服务相关的承诺信息与实际情况不一致,并对购买行为产生重大影响,则可能构成虚假广告。

更容易识别产品自身属性的公开性是否是虚假的。

但是,除非罗振宇发布的相关信息中存在项目信息、投资目标和运营模式的虚假宣传,否则如果纯粹是品牌宣传,很难认定为虚假宣传。

对于广告发布者来说,如果他或她必须承担责任,证明他或她知道或应该知道虚假广告,并且证明广告的内容仅仅是“千里之行的第一步”,就更加困难了。

因为根据《广告法》的规定,广告主发布虚假广告、欺骗和误导消费者,损害消费者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合法权益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如果要求广告发布者承担责任,必须证明他主观上知道或应该知道。

广告出版商的责任是“检查”,而不是“核实”,而是一种审查。

根据《广告法》第三十四条,“广告经营者和广告发布者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建立健全广告经营登记、审查和档案管理制度。

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审查相关证明文件,检查广告内容。

这里的“检查”不是“检查”,也就是说,广告发布者只对广告内容进行正式检查,例如根据广告主的商业登记信息,检查其发布的产品是否在经营范围内,广告内容是否明显违法等。

例如,对于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由于P2P本身不需要相关的金融许可证,所以它属于备案系统。因此,广告发布者对这类企业广告的合作主要是检查其《营业执照》和《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如果存管银行之间有合作,可以发布相关协议,而内容检查主要集中在跳转链接和广告内容是否一致。

例如,像罗基斯微博中提供的跳转链接一样,罗基斯作为广告商,必须检查跳转链接是否属于贝米的钱包,链接内容是否是广告内容,内容是否属于法律禁止的产品和服务。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广告法》,如果广告代理商和出版商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姓名、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消费者可以提前向广告代理商和出版商要求赔偿。

例如,在上述案件中,原告被消费者冯军欺骗,声称自己在看了涉案广告后被欺骗,造成30多万人损失。被告博斯当公司辩称,它已经履行了正式审查的义务,但不能提供广告客户的真实身份信息,这构成了发布虚假广告的行为,并有明显的缺陷。

因此,从罗基斯的角度来看,其主要业务职责是检查广告主的业务资格,即贝米钱包(Bemi Wallet)的法人实体,广告内容是否包含非法和犯罪内容,是否与出版实体的信息一致,等等。

然而,事实上,贝米钱包(Bemi Wallet)的主要问题在于现金池运营所导致的流动性问题,其作为P2P机构的主要资质和运营资质都没有问题。作为广告出版商,罗纪信将重点审查其主要经营资质和产品推广合规性(如是否明确承诺保证资金和利益)。

过去,最难证明的是因果关系。在网络时代,在此前针对广告发布者的诉讼中,证明受害者的损失与广告发布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相对容易。例如,在纸质时代,消费者在阅读报纸广告后购买相关产品,但这个过程要求消费者自己证明证据,但他们在证明证据时经常遇到困难,因为购买决策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

在互联网时代,这个问题相对容易。

以贝米钱包和罗振宇的合作为例,用户通过罗吉士微博链接进入贝米钱宝并投资相关产品的过程应该可以在贝米的背景数据中追溯,因为这很可能是罗吉士和贝米钱包之间结算广告费用的基础。

然而,即便如此,投资行为本身也是一种复杂的决策行为,罗振宇和罗纪信的推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决定投资意向被认为是法官将关注的问题,因为罗纪信只提供一个港口,用户点击它进入并决定是否投资。很难量化或确定这个过程本身受罗振宇广告的影响有多大。

例如,在许多因参与非法筹资活动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起诉相关广告媒体的案件中,投资者都败诉了。例如,在赵蓝秀与山西日报报业集团的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中,法院认定,参与非法集资活动的赵蓝秀,不仅受到《山西日报》报道的影响,而且投资者赵蓝秀作为一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看到报道后并未完全了解公司的经营状况,未能履行投资者应有的勤勉和关注义务。

上诉人投资损失的直接原因是非法集资者的犯罪行为,而不是《山西日报》报道的行为。因此,赵蓝秀被判败诉。

此外,还有“韩秀琴与青岛日报集团的虚假宣传纠纷”和“鲁钟真与半岛都市报的财产损害赔偿纠纷”,都是类似于贝米·钱宝案的非法集资案件。投资者起诉了相关媒体,但由于因果关系,败诉的案件无法证明。

综上所述,作为贝米和大多数其他非法集资和地雷爆炸案件的受害者和投资者,很难保护权利和恢复。然而,通过将广告发布者设置为恢复目标,在实际案例中很难收集证据。

免责声明:转载内容仅供读者参考。

如果您认为该公开号码的内容对您的知识产权造成了侵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首先对此进行核实和处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bbin » [热点]5.4万贝米用户,真的是罗振宇推的深渊吗?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