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赚钱,村上隆真的不在乎被整个艺术界的形象所唾弃。

《现实生活中的互联网》即将于11月底上映。总结一下这个月的热门趋势,恐怕你得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月的头两天。

是的,我的同事们说的时尚盛宴——complexscon,是一场顶级的美食盛宴,以品牌调味品和明星菜肴为主。

这样一桌好菜就在眼前,看着这么多贪吃的顾客品尝第一口。我今天为什么要再尝尝这两个菜?因为在我看来,只开了两次会的ComplexCon向我们展示了这一趋势未来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性。

将时尚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是可能的。

我们不需要看太多时装表演。为什么络合康不同于电影中的主角?噱头、投机和营销也是如此。你怎么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给你一个三个字的答案——村上隆。

众所周知,ComplexCon强烈邀请村上隆担任这两项活动的主题设计师,负责展览的创意和设计。

ComplexCon背后的两大驱动力:村上隆和法尔雷不遗余力地在活动中植入自己的象征元素,推出各种展览限量项目,赚取大量金钱。此外,村上隆确实给复杂大会带来了一些不同

▲多布先生在康莱克斯康有限公司的展览价格有什么不同?这是这位日本超现实主义艺术家非凡的技巧。他合作的产品似乎有不同的灵魂,可以突破商业和艺术的界限。

▲村上隆·维吉尔·阿布罗博览会将t恤限制为直截了当:消费者愿意为他买单,我会问你是否嫉妒这种将石头变成黄金的能力。

可以羡慕但不要担心,说起来,村上隆的生活就靠这一招从捡剩菜到今天混。

陷入贫困,不要误解这是村上隆的收藏,不是村上隆的垃圾和剩菜?这不是胡说八道,但事实上,与过去两个世纪最著名、最有影响力、最知名的日本视觉艺术家村上隆相比,他30多岁的主要业务是收集剩菜……不同于其他来自贫困家庭的传统挣扎偶像和由卖得很惨的人建立起来的新开发的互联网红(Internet Red),这位战后出生在东京的日本同志经济繁荣,货源充足,他的家庭构成也被认为“欣欣向荣”。

▲战后东京村上隆的父亲是一名诚实真诚的出租车司机,母亲是一名传统的日本家庭主妇。

根据村上隆自己的说法,他小时候热爱艺术的母亲经常带他去看各种艺术展览。

▲街上有一辆日本车,但绝对不是托雷·村上隆的出租车。从他的一生来看,痴迷于绘画的村上隆,经过不懈的努力(仅在三次考试后)通过了日本最高美术学府东京艺术大学。

▲从这个角度来看,村上隆所在的东京艺术大学发现村上隆并不富裕,至少也不自给自足。

毕竟,我想你们年轻的时候不应该沉浸在艺术展览中。如果你在高考中两次失望,你的家人很难支持恢复阅读。

▲在村上隆的青年时代,一个好的日本文艺青年怎么能去乞讨呢?!哦,不好意思,捡剩菜。

我们著名的艺术家在成名之前就注意保护他们的尊严。

一个词:左。

在被一所著名大学录取后,村上隆获得了300万日元的绘画专业奖学金。

▲如果这张照片被命名为“奖学金微笑”,然后他很快就陷入贫困,带着一大笔钱,他用所有的钱加上多年存钱罐里的存款购买绘画工具,除了一个不擅长绘画的人。

最后,他身无分文,只能挨饿。他下楼去便利店拿别人的剩菜。

这个…他的课外活动是玩画笔。

没办法,女朋友因为他太穷不能和别人私奔,无事可做,还玩笔。

学会与欲望相处是这样的。村上隆继续不懈努力(毕竟他无能为力),于1993年在东京艺术大学获得日本绘画专业历史上的第一个博士学位。第二年,他获得了亚洲文化协会的奖项——去纽约进行一年创作和学习的机会。

▲在20世纪90年代的纽约街头,在纽约的那一年,村上隆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变化。

但是转动历史车轮的人只不过是几只老鼠。

在纽约学习期间,村上隆看到几只老鼠在地铁站争夺食物。其中一只大老鼠戳了其他老鼠一个人吃,这深深地伤害了他。

村上隆太穷了,不敢害怕,突然醒了过来:不是我被推出去了吗?▲多布先生受到老鼠诞生的启发,“他越是进入艺术世界,人们就越觉得艺术家的目的应该是帮助人们。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必须知道自己的愿望是什么,艺术家必须知道如何与之相处:想要物质,想要金钱,想要权力,想要女人。

“▲纽约的开放和宽容让村上隆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可能已经睁开眼睛的村上隆开始正视他的愿望。在艺术之前,他必须摆脱贫困线。在村上隆看来,此时艺术和商业可能开始变得普遍。

从上帝的角度来看,村上隆此时还没有找到自己的致富之路,但至少他已经出发了。

天真征服了超平坦的世界,回到了日本。他敏锐地发现了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生长多年的皇家居住文化。目前的解释是,他喜欢在家观看第二维。

此时,世界动画潮流只是迎合传统的观众群体,而不是发现御宅族文化巨大潜力的纯粹的村上隆。这是一个在全国流行的机会。他想把自己的作品与御宅族文化结合起来,借用御宅族对这种文化的热爱。

他面前的金光大道似乎诱使他用画笔“赚钱”。

此时,村上隆绝对不知道这一步是对传统艺术的背叛还是有希望的。

▲玉柴文化村上隆决心利用这一趋势,用自己的动画符号来打破西方艺术界的壁垒。

他将依靠自己的艺术为父母买一栋大房子。

▲以坚定的目光,著名的“超级扁平风格”诞生了。

从形态学上来看,村上隆的“超平面风格”是一种混合卡通风格,略显迷人,永不强大,表达了计算机取代人脑的时代。

虚拟的荒凉,自由而松散的青春,支离破碎而穿着漂亮的洋娃娃世界。

这种图式与卡通、视频游戏、市场、幻觉、精神视觉和新奇景观交织在一起,给人一种看不见主体意志的直接印象,这恰好是世纪之交人类精神空的写照,这是广阔而虚幻的、渴望而又受驱动的。

所有这些的总结是,村上隆用他独特的美学来描述这个世界,并在金钱和艺术之间找到一种妥协

虽然村上隆的招牌画得很漂亮,但说实话,他的工作风格似乎仍然适合小孩子。

显然,在他的创作生涯中,村上隆听到了太多这样的话,人们一再指责村上隆只是一个贪财的大孩子。

所以在2003年,村上隆公开发表了他的“幼稚宣言”。

在这份宣言中,村上隆坦率地告诉每个人,他将用幼稚的力量征服世界。

如何征服世界?你们都说我幼稚,我会给你们一些邪恶的东西。

村上隆庄重地将日本宅男成瘾漫画、视频游戏和卡通动画与日本独特的情色文化毫无羞耻地结合在一起。在世俗眼中,这样的产品不能没有白眼和批评。

法国科学院院士马克·马洛里(Mark Maloley)公开表示:“我永远不会去村上隆参观展览。他的所作所为可以被视为当代艺术,”令人惊奇的是,凭借这部作品,村上隆成为拍卖价最高的艺术家。

这部作品大规模生产后,在美国的一个展览会上首次出售,很快被one 空抢购一空。

▲雕塑《千寻》▲雕塑《我寂寞的牛仔》对于这部作品,村上隆自己的解释是:“在这个畸形的女孩中,我看到了日本亚文化的深厚历史,日本人的性自卑和逐渐变态的性文化。我意识到如果它被做成一件作品,它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这是真的,村上隆左手抓着超级扁,右手举起孩子气的力量,一只脚冲进了西方资本主义。

只有在它里面之后,村上隆才意识到鸭子对水是什么。

西方开放美学高度认可村上隆丰富多彩的绘画和简单乐观的表达方式。他们用很多钱向这个奇怪的日本叔叔表示欢迎。

村上隆花了六年时间在世界艺术界以“超平面风格”确立了自己的地位。他的作品曾被命名为“中国长城”,村上春树的大型巡回展览包括2007年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2008年4月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2008年10月法兰克福博物馆、2009年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等。这些系列展览使村上隆名利双收。

更传奇的是,村上隆登上了路易威登的特快列车,这是他赚钱最需要的商业合作。

在得知与 只要能赚钱,村上隆真的不在乎被整个艺术界的形象所唾弃。LV 合作的产品卖的很好的时候,村上隆直言自己开心的不得了。当得知与LV合作的产品销售良好时,村上隆坦言自己非常开心。

▲与村上隆和村上隆日益突出的声誉相反,在传统日本人眼中,这种出售民族文化甚至亵渎民族文化的作品根本不是艺术,村上隆本人作为一名实业家幸存了下来。

在传统艺术设计从业者看来,村上隆的成功只是猜测,许多艺术家指着村上隆的鼻子,告诉他和他分手。

然而,村上隆一再用更高的收入和更重要的话题来反对整个艺术界。

▲日本有争议的“500罗汉图”,被认为是对传统的亵渎,不管这些评论是否合理,村上隆本人肯定不在乎。

因为,他最终摆脱了贫困,确切地说,他变得富有了。

在经历了许多达到最高销量的奇迹后,村上隆终于走向了财富。

2003年,村上隆的一件作品以6800万日元拍卖,这成为“日本单件艺术品历史上最高的价格”。

▲虽然还不清楚,但苏富比拍卖的名称和成交金额仍然让作者想哭。在开悟的那一刻,村上隆不禁感慨道:“金钱,一堵不可理解的墙,比艺术领域的任何问题都更接近艺术的本质。

“也许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大胆地说,这位有争议的艺术家本人就是弗兰克:我是金钱的奴隶。

在这个商业社会里,这一群以艺术家的名义出现的商业文明有利也有弊,所以我们很难确定这个人是商人还是艺术家。

然而,可以说村上隆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过客,他打开了东西方,打开了高端和低端,打开了艺术和金钱的界限。也许艺术和商业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双面的社区。

无论是艺术还是商业,村上隆都代表了一个在日本文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艺术流派。对艺术家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他们作品背后的想法。这种暴力的个性爱好者的出现也让动画艺术在纯粹的艺术大厅中占有一席之地。

太年轻不能活,太快不能死.

不管你喜不喜欢,只有一个村上隆。

一个富有的村上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bbin » 只要能赚钱,村上隆真的不在乎被整个艺术界的形象所唾弃。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