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哥为了保护我妹妹杀了我姐夫!“无罪释放”

2017年4月19日深夜,赵某(化名)和他的妻子田某(化名)在河北省保定市因小事发生纠纷。 这场争论发生在田文华的哥哥田枫的家里。 在争执中,赵掏出一把锋利的刀,刺伤了田雨的腹部。田丰看着这个,举起一把铲子阻止它。双方发生了冲突。 在冲突中,赵受了重伤,最终死亡 照片根据案件信息,2017年4月19日晚,居住在保定徐水区的男子赵某,在东方集成电路(Oriental IC)的妹妹被锋利的刀刺伤腹部,姐夫被铁锹打死后,与妻子田某在电话中发生争执。 他们开车去保定市徐水区郝王庄村田丰(田丰的哥哥)家的冷库 赵下了车,在田峰的院子前和田峰又吵了一架。 赵某从车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刀。 田丰看了看,拿出一把铲子放在院子里。 此后,赵、田之间的冲突升级。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赵用刀刺伤了田雨的腹部。 田峰冲上前去,用铁锹打了赵的头几次。 在袭击中,铲头掉了下来。后来,赵和田一起倒在地上,田丰用铲子拍了赵和田几下头。 后来,田丰从赵阳手里接过锋利的刀,塞到一边,用铲子把手在赵阳的上下肢上打了几下。 田雨起床后,田雨拿起另一把铲子,试图打赵。他被姐姐和妈妈拦住了。 后来,田丰开车送他妹妹去医院治疗。 2017年5月1日,事发十多天后,赵在获救后死亡 经鉴定,赵死于重型颅脑损伤后的多器官衰竭。田的伤势属于二级重伤 根据案件数据,2017年4月20日,田峰打电话给警方,“如实供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事后,田丰的家人向赵家付了30万元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家属生活费和精神损害赔偿金,这赢得了赵家地理解。 徐水区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田丰6年有期徒刑。两项试验都发现辩护过度。2018年7月,保定市徐水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田丰在阻止他人违法侵权时,使用暴力持续击打他人要害部位,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他人死亡的重大损害。其行为侵犯了他人的生命权,构成故意杀人,“但这是过度防卫。” ”“刀子被拿走后,危险的情况已经消失,非法侵权行为已经停止,仍然暴力侵害受害者的上肢和下肢,从被告的行为来看,其对自己行为的判断已经失去了理性,对可能导致受害者死亡的行为后果采取放任的态度…应该属于故意杀人的过度辩护 “一审判决说 徐水区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田丰六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田丰三年有期徒刑。2018年12月,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同时认定田丰的防卫行为超出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防卫过当。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真实充分,原审法院认定性质准确,审判程序合法 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也认为原判决“量刑不当”。因此,田丰因故意杀人被判处三年监禁。 田丰拒绝接受二审判决,并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他认为他的行为是出于防御目的。无论他是开始打赵某,还是后来拿刀进一步打赵某的四肢,目的都是为了救他妹妹,摆脱赵某的控制。 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要求将案件发回徐水区人民法院重审。2019年5月,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 红星新闻记者获得的“再审决定”内容显示,本案二审公诉人认为田丰在犯罪前没有犯罪动机,刺伤田丰后对被害人的连续殴打是正当防卫。田丰和他的辩护律师也认为田丰的行为是正当防卫。 因此,检方对田丰的刑事指控已经不存在,也不构成“诉讼”。” 在本案中,二审认定被告田丰有罪,并判处他犯有刑事错误。 2019年7月,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再审中作出刑事判决,认为一审和二审的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原判决被撤销,发回徐水区人民法院重审。 徐水区人民检察院未作出起诉决定2019年8月,徐水区人民检察院未作出起诉决定,认为为了保护家庭成员的人身权利不受持续暴力侵害,田丰对携带致命武器伤人的赵某的辩护是正当防卫,不承担刑事责任。 “在第二次和再审程序中,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出具了“田丰是正当防卫(无辜)”的公诉意见,在市法院意见明确的情况下,结合本案中出现的“玉环案、宝马男案、涞源反谋杀案”的司法理念,本案没有必要继续起诉。 徐水区人民检察院在《不予起诉理由说明》中说 徐水区人民法院准许撤回起诉” > 2019年8月22日,徐水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允许徐水区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 尹李青告诉红星新闻,2019年8月23日晚,田丰从河北冀中监狱获释回家。 成都商报-红星记者王强剑和李文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bbin » 我哥哥为了保护我妹妹杀了我姐夫!“无罪释放”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